主页 > 营销 > 正文

瑰丽河北 人文之美|飞狐古道

2019-07-19

锦绣河北 人文之美|飞狐古道

蔚县飞狐峪内,山峰上的生成桥,内地传说其为“六郎箭眼”。

搬家张家口转眼已然四年,光阴老去,腿脚愈发地未便,却依然喜畛刳这山顶上蹒跚,面前尽是群山,我天然又想起了影象中蔚县的大南山。

蔚县大南山是内地人的俗称,从南山到东山都是所谓的大南山。在这大南山中,有一条古隘道,就是太行八陉之一——飞狐陉。飞狐陉,又叫作常山陉(古代称太行山为常山),今名飞狐口、北口峪,俗称“四十里黑风洞”。在古籍上,飞狐口还曾经有过飞狐岌、飞狐岭、飞狐谷、飞狐道、飞狐关等名称。

几千年来,在没有汽车、火车等无邪运输器材的期间,飞狐口一向是华北大平原与山西高原、蒙古大草原间的要隘,关内通往关外的重要孔道。出了这条大山峪,北面可以东走辽东,西走甘绥,北上大草原,越过大漠,直达蒙古和贝加尔湖;南面可以东下江浙,南去中州湘楚,西赴陕川。因此,汗青上飞狐口一向大名鼎鼎。

锦绣河北 人文之美|飞狐古道

蔚县飞狐峪内因裂隙而疏散后形成孤峰

这条长达五十余公里的大山涧沿沟峪两旁奇峰陡起,怪崖悬空,千奇百怪的山势,望之令人惊心动魄。正由于险中又有奇,风物独具匠心,才成为闻名的太行八陉之一,不只被誉为古今重要关隘,并且也成为备受存眷的风光胜景。

飞狐口位于东北、西南走向的巍巍太行山脉的最东北端,恰在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的交代处,又正亏得燕山山脉最岑岭——小五台山四面。这一带山势联贯五十余公里,峰峦重叠,悬崖陡峭,均匀海拔在1500米到2500米之间。山的北坡,是紧挨山西高原丘陵地带中的蔚县壶流河盆地;山的南坡,则是浊流湍急,沟密壑深的拒马河上游河谷。险峻的飞狐口,正是横穿这五十余公里崇山峻岭的一道谷峪。

这条长达五十余公里的大山涧沿沟峪两旁奇峰陡起,怪崖悬空,千奇百怪的山势,望之令人惊心动魄。正由于险中又有奇,风物独具匠心,才成为闻名的太行八陉之一,不只被誉为古今重要关隘,并且也成为备受存眷的风光胜景。这道高卑蜿蜒的谷峪,最宽处有百米,最窄处只有不到两米,仅可错过一辆牛车骡驮。峭壁陡立,头顶只能瞥见一线高天。飞狐口在蔚县境内有三十多公里,在涞源县境内也刚好三十多公里。它的制高点黑石岭,正处两县的交代点上,为蔚县、涞源县的分界限,又是塞外桑干河支流壶流河与关内拒马河的分水岭。

“飞狐全国险”,这种说法并不外分。

明崇祯年间大学士、兵部尚书杨嗣昌的《飞狐口记》,形容飞狐口的山势如“千夫拔剑,露立星攒”,就像新开了刃的昆吾宝剑的剑锋,又像刚打就的钢刀的刀身。山路“回合万变”,如“珠曲蚁穿”,高处“有如天门”,深处“令人旋踵转足”。清代的吴蘖昌《北口峪》诗里说,这里的山有似占铁割出来的峰岭,“捕风捉影,为人力当不受”,大有巧夺天工的势派。

飞狐口山奇峰险,直接源于它的地质状况。

这一带地形地貌的形成,最早是受到两亿三万万年到一亿三千七百万年前中生代时期,燕山造山行为的影响。因为这次激烈的地质行为,奇峰突起,形成了燕山山脉和太行山北部山脉的雏形,岈岈嵯嵯的山势初具局限。挺起的部门,成了小五台山四面重叠的峰峦;沉陷的地带,成了北边的壶流河盆地和南方的拒马河河谷。

到了六千七百多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时,喜马拉雅山造山行为又波及这一带的阵势。这次又称为新结构行为的造山行为,促使这一带的地层不绝隆高,山势不绝耸升,海拔到达1500米到2500米之间,最高的小五台山,主峰达2882米。据地质测探,直到本日,飞狐口一带的岑岭巨岭,仍在不绝行为着,而且一连上升着。虽然,这种以地质年月为单元的变革,是人们的肉眼所难以调查到的,乃至几年、几十年,乃至几百年也不易察觉到的。

飞狐口的真正“口子”,就是此刻的北口。由于一出北口,即是壶流河盆地,山势转平,无险可据。以是,历朝历代,一样平常都在北口设署打点关卡。北魏《土地记》记实,“代(古籍上曾称蔚县为代)城南四十里,有飞狐关。”显见,北口正是飞狐关地址处。明朝末年,飞狐关的关署还在,署衙门口尚有一副春联,上写着:“停车卿问俗,啜茶目看山。”这个口以是叫做飞狐口,据《辽史·地理志》记实,“相传有狐于岭,食五粒松子,遂成飞狐,故此处名飞狐口。”虽然,仅只是传说。

飞狐口最高最险之处,不在关隘子上,而在它的制高点——黑石岭。黑石岭在这条大沟峪的正中间,距蔚县县城35公里,距涞源县城也是35公里。清早年,此处均驻有重兵。此岭海拔高达2000米以上。不长灌、乔木,属高山草甸区。从前此地设有石片垒成的守备城堡。城堡旁正临深壑,壑口架有吊桥。军情一紧,吊桥一拉,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险势,古时的战役中,守住了黑石岭,就便是守住了飞狐口这条大通道。想过飞狐口,不外黑石岭是不可的。明代的聂明楷,有“露下天高云亦冷”的诗句,可见黑石岭的险要。

锦绣河北 人文之美|飞狐古道

飞狐峪 河北日报资料图片

穿越汗青的云烟,作为古今有名的古沙场之地飞狐口,也曾经是抗日战役的沙场,成千上万的太行子女为中国人民的巨大抗日战役作出庞大孝顺,他们永久热恋着飞狐口。新中国创立后,闻名作家杨朔曾重游飞狐口,为其写下了“龙马精力”四字。

飞狐口既是南北大通道,又是汗青上有名遐迩的古沙场,古籍上称飞狐口是首都与畿辅的“肩背”,关里关外的“襟喉”。以是,古来很多大的战役,都与这崇山峻岭中的飞狐口有亲近的关联。

最早的一次战役,是春秋末期赵襄子征服古代国的战役。公元前505年早年,飞狐口以北是古代国的田地,赵襄子的父亲赵简子有意灭代,召集儿子们说:“我有宝符藏在常山之上,谁获得它,我就赐与重赏。”此外儿子骑马进山去找,全扫兴而归,只有毋恤——即其后的赵襄子返来说:“我找到了宝符。”赵简子问:“你找到的宝符在哪?”毋恤说:“从常山上陷代国,代国可以征服。那宝符就是代国!”所谓“从常山上陷代国”,就是走飞狐口这条蹊径,越过北太行山去征讨代国。虽然,当时辰还没有飞狐口这个名称。